《股市晴雨表》

 

威廉·彼待·漢密爾頓 著 吳全昊 譯


1  周期與股市記錄 

2 電影中的華爾街 

3 查爾斯··道及其理論

4  道氏理論:應用于投機

5  市場大勢

6 預測的特有功能

7  操縱行為和專業性交易

8  市場的結構

9 睛雨表中的“水分”

10 海面飄來一朵小云彩

11 嚴格的周期性

12 預測牛市

13 次級運動的本質和功能

14 1909年及歷史的某些缺陷

15 一條“線”和一個例子

16 規則的一個例外情況

17 最好的證明

18 管制帶來了什么

19 研究市場操縱行為

20 一些結論

21 把事實納入理論

22 對投機者的一些建議

 

 

序     言               

查爾斯·B·卡爾森     《道氏理論預測》市場評論編輯                   

        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把任何舊事物(不幸的是,還包括人)都視為過時的、無用的和(最悲慘的下場是)不相關的。我們的社會祟尚新事物,可新事物的壽命卻又如此的短暫。 
  這種“輕視過去”的思想也在我們的金融市場傳播開來。實際上,今天的共同基金的經理們幾乎沒有人認為研究股市的歷史是一項值得一試的休閑活動。畢竟,今天的股市是一個極其復雜多變的動物,與五年或十年前的股市都很少有相似之處,更不要說世紀之交時的情況了。為什么要浪費時間研究過去,尋找根本不適用于今天的市場的工具呢?只有適合于股市暴跌情況的投資工具才是有用的,不是嗎? 
  近百年以前查爾斯·道和威廉·彼得·漢密爾頓所處的時代并不存在股市暴跌的情況。然而他們二人創建并完善了一種市場預測的工具,現在仍然是我在華爾街所見過的最好的預測工具。 
  15年前我作為《道氏理論預測》投資新聞通訊的編輯開始了自己在投資業的職業生涯,也是在此時首次接觸到道氏理論——威廉·彼得·漢密爾頓在本書中講述的“股市晴雨表”,其創建者是杰爾斯·道(《華爾街日報》的創建者和首位編輯)。那時我感到有些驚訝,因為我發現自己的新老板在進行市場預測時所使用的最主要的工具竟然產生于世紀之交的時代。我當時顯然認為,只注重道·瓊斯工業和運輸業平均指數(運輸業在漢密爾頓所處的時代被稱為“鐵路”)的運動的理論過于簡單,在今天這種復雜多變的股市中幾乎不具備什么預測能力。 
  15年以后的今天我要在此對你說,如果你僅根據道氏理論分析市場的趨勢,將會比華爾街大部分“專家”干得更出色。不要誤解我的意思:《赫伯金融文摘》(金融新聞通訊業的“西斯凱&埃伯特”)在評價1997年6月以前五年內的市場預測機構時將《道氏理論預測》排在前五名之列;至于以前15年的成績,《道氏理論預測》在所有的市場預測機構中位居次席。如果排除那些依靠保證金帳戶提高收益率的機構,它的排名將躍居首位。《道氏理論預測》在進行市場預測時只使用道氏理論,它的不凡業績可以讓你體會到這種理論的強大力量。 
  漢密爾頓在《股市晴雨表》中非常清楚地說明了隱藏在道氏理論背后的基本原則: 
   
  ·任何人所了解、希望、相信和預期的任何事 
  都可以在市場中得到體現 
  ·市場中包含三種趨勢——日常趨勢、次級趨 
  勢和基本趨勢——只有基本趨勢才是對長期 
  投資者真正有用的。 
  ·道氏工業和運輸業平均指數的運動是分辨市場未來走趨的關鍵。 
   
  但是本書不只是道氏理論的藍本。漢密爾頓在許多問題中加入了自己的思想,其中包括市場操縱行為(“在一次重要的牛市或熊市時期積極向上的力量將壓倒市場操縱行為,這是后者無法比擬的”);投機行為(“投機行為消亡之時就是這個國家消亡之日”)甚至包括政府的管制(“如果說過去的十年中有什么值得公眾牢記的教訓,那就是當政府干預私人企業的時候,既使這個企業的宗旨是發展公用事業,其結果也將是無法估量的損失和微乎其微的收益。”)。盡管本書寫于幾十年前,其中的許多觀點在今天仍保持著新鮮的活力,這或許能給你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確信漢密爾頓把“晴雨表”作為本書的題目是經過仔細考慮的。晴雨表預測天氣的準確性有其自身的局限性;與此類似,漢密爾頓也明白任何預測市場運動的工具(包括道氏理論)都有自己的缺陷。他寫道:“上帝不允許我創建一個經濟學派以誓死保衛整個世界圍繞平均數規律波動前進的理論”。 
  然而不管怎樣,道氏理論已經通過了最重要的檢驗——時間的檢驗。如果你正準備認真地研究投資活動,就必須讓自己“回到未來”,那么請閱讀
   
        前 言 
   
  前言在太多的時候是一種辯解,至少也要對某些應該特別澄清的內容加以解釋。本書不需要任何辯解,如果它對自己的解釋不夠清楚,.責任由作者承擔。但是道·瓊斯公司的總裁克拉倫斯·W·巴倫和這家偉大的金融新聞機構的經理約瑟夫·凱什曼允許我引用至關重要的道·瓊斯股票價格平均指數,我在華爾街報業的老伙伴杰爾斯·F·蘭肯(這些平均指數的編撰者)允許本書引用圖表進行說明,我必須在此對他們表示最誠摯的謝意。

  



正好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